}
新闻 科技 娱乐 健康 时尚 休闲 情感 婚嫁 游戏 亲子 奇乐 历史 集萃 汽车 财经 房产 旅游 专题 图闻
首页 金融 期货 正文

人民币中间价八连贬 续创逾一年来的最长连跌周期-更新中

2017年12月07日 09:42:06  来源:中财网  编辑:钱多多
举报

美国税改难改外汇市场大趋势 人民币不会单边贬值

美银:美元喜获两大利好 明年一季度可能大幅走强

人民币中间价八连贬 续创逾一年来的最长连跌周期

人民币短期贬值压力犹存 预计明年6.5-6.9区间内波动

美国税改难改外汇市场大趋势 人民币不会单边贬值

美元未必“很美” 人民币不会单边贬值

作为特朗普竞选核心承诺之一的税改计划日前向着最终落地迈出坚实一步。美元历经调整与反复之后能否重振雄风,备受市场关注。对人民币汇率而言,美国税改将带来新变数,尤其是在四季度这个比较微妙的时点上。

综合分析,在全球经济呈现复苏共振的态势下,美元难以重演一枝独秀,未来上行空间未必很大,人民币汇率面临的外部环境应不会显著变化。同时,人民币汇率自身稳定性也在增强:经济稳构成根本基础、利差高构筑安全边际、预期分化降低单边波动风险、“逆周期因子”提供政策保障。因此,前几年四季度大幅贬值的一幕难重现,未来人民币对美元料有贬有升,总体持稳。

美元指数波动明显

在市场对年底美联储加息已有充分共识的情况下,美国税改进展成为影响短期内美元及外汇市场走势的关键因素。

9月以来,税改相关消息就逐渐主导了美元的边际波动。9月,美元指数能够摆脱此前持续的颓势,离不开美国政府披露税改细节的刺激;10月,美元指数上演上涨,更离不开市场对税改乐观预期的发酵;11月,美元指数再度走弱,则与市场担忧税改法案延迟落地不无关系。

当地时间12月2日凌晨,美国国会参议院最终投票通过共和党税改议案。在国会众、参议两院相继投票通过共和党税改议案之后,特朗普政府税改前景正变得清晰。申万宏源宏观研究认为,乐观预期下,在今年圣诞节美国国会休会之前即12月16日之前,中性预期下,在2018年一季度左右,参众两院将通过税改最终法案,提交总统签字生效。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参议院通过税改议案,不仅是推动税改落地的关键一步,也是“特朗普新政”取得的关键突破。

2016年四季度,美元指数摸上103.82的十余年高位,彼时,所有非美货币均经受了巨大的贬值压力。今年以来,随着税改取得重要进展,美元能否重振雄风,市场翘首以待。

美元“一枝独秀”成往事

历史经验表明,四季度的人民币汇率易出现波动。2014年至2016年,每个四季度人民币均对美元出现了贬值。其中,2016年四季度,人民币对美元贬值逾4%,汇价一度逼近7元,成为汇改以后人民币汇率贬值最猛烈的时期。对于人民币汇率而言,美国税改无疑带来了新变数,尤其是在四季度这个比较微妙的时点上。

税改对美元的利好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税改有望巩固并提振美国经济增长势头。此次税改的核心是减税,可增加企业和家庭的可支配收入,促进美国企业投资与个人消费,从而提振美国经济,为美元提供上行动能。二是倘若税改推动经济增长加速、通胀水平走高,美联储可能加快升息步伐。三是税改有望吸引美国跨国公司汇回利润,增加美国资本流入。还有分析认为,美国税改取得重要进展,对市场情绪的影响有利于美元走强。

考虑到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将在本月议息会议上采取加息行动,美元重新走强的可能性上升。平安证券宏观研究表示,看好2018年上半年美元指数的走势,原因在于:其一,美国经济内生动力较欧元区更强;其二,2018年美联储或较市场预期更为鹰派;其三,美国经济在税改大概率落地的情况下复苏提速,通胀或显著走高。

但有不少机构认为,从更长时间看,美元上行空间未必很大,未来可能呈现先扬后抑的走势。一则市场对税改拉动美国经济增长的实际效果存在分歧。有机构认为,减税对中短期的财政收入有负面冲击,影响政府支出及基建投资计划的实施。另外,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将部分对冲减税效果。二则全球经济逐渐形成复苏共振,美国在经济增长及货币政策周期上的领先性正在减弱。今年以来欧洲经济持续复苏,政治风险消退,市场对欧央行货币政策预期发生变化,推动欧元大幅走强,一度导致美元指数明显承压。

华泰证券宏观研究认为,税改短期内会刺激美元指数反弹,但未来美元走势大概率为前高后低。中金公司宏观研究预测,2018年下半年美元指数将回落。

分析人士认为,随着“特朗普新政”进入实施阶段,未来可能仍不乏“预期差”,对美元未必都是利好;在全球经济呈现复苏共振的态势下,美元难以重演一枝独秀的局面,未来美元上行空间未必很大。

人民币单边贬值难现

12月5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设在6.6113元,较前值调低8个基点,为连续第7日调低。

分析人士认为,美元若因税改走强,叠加季节性购汇需求等,难免会对人民币汇率造成一定影响。不过,既然未来美元上行空间未必很大,人民币汇率面临的外部环境应不会明显变差。

还应看到,人民币汇率自身稳定性也在增强。

首先,经济稳是构成汇率稳的根本条件。汇率波动最终还是基本面相对变化的反映。今年以来,中国经济稳步复苏,当前融资需求不弱预示经济增长韧性仍足,中美经济运行在方向上趋同,而去年面临的是中国经济走弱、美国率先复苏的环境。

其次,利差高构筑安全边际。今年以来海外债市收益率变化不大,目前10年期美债收益率在2.4%左右,与2016年末水平相当。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从3.01%涨至3.9%左右,中美利差处在历史高位,为人民币汇率抵御外部扰动提供了较宽的“护城河”。

再次,预期分化降低单边波动风险。今年以来,随着内外经济形势变化,资本流动趋于平衡,人民币汇率对美元逆预期升值,打破了此前的单边贬值预期。汇率预期分化,降低了人民币单边贬值或升值的风险,为汇率大致持稳,展开双向波动创造条件。

最后,“逆周期因子”提供政策保障。今年二季度,人民币中间价报价模型引入“逆周期因子”,有助于平抑人民币汇率的非理性波动,降低汇率单边超调的风险。

总之,今时不同往日,“税改”难改外汇市场大趋势。在同复苏、共增长的形势下,美元难现大涨,人民币亦难大跌。过去四季度人民币单边大幅贬值的一幕难重现,未来人民币对美元料有贬有升,总体持稳。(中国证券报 张勤峰)


美银:美元喜获两大利好 明年一季度可能大幅走强

美国银行(BofA)全球利率、外汇和新兴市场固定收益策略和经济学主管David Woo周二(12月5日)表示,受到利率上升和企业资金汇回的推动,美元将在明年第一季度大幅走强。

由于上周末美国参议院通过税改法案引发乐观情绪升温,美元兑一篮子货币周二升至93.329,为连续第二个交易日上涨。与此同时,分析师预计,如果美国实施减税,未来利率水平将更高,升息速度也会更快。此外,美元兑日元周二上涨0.2%至112.63;欧元兑美元下跌0.4%至1.1822。

美国银行预计,美元指数预计将从现在93.4左右升至97,且2018年欧元/美元将跌至1.10,美元/日元将升至122。

周一,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投票同意与参议院就税改立法召开会议,为正式磋商铺路,磋商料需要数周的时间。预计同为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本周晚些时候也将进行同样的投票。Woo说,“市场对于税改的市场影响有些太自满了”

另一方面,美国银行表示,明年更青睐阿根廷比索、巴西雷亚尔、卢布和印度卢比,因为这些货币拥有较高的风险调整利差和较低的全球因素曝险的。同时,该行认为欧元、日元、瑞郎和台币是最好的融资货币。

北京时间07:37,美元指数报93.30/93.32。(FX168)

人民币中间价八连贬 续创逾一年来的最长连跌周期

12月6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6163,贬值50个基点,连续八个交易日下调,续创2016年11月21日以来最长连跌周期。

隔夜市场,美元走高,截至北京时间07:30报93.3271。因市场对税改进展持乐观态度,抵消了服务业数据逊于预期的影响。

人民币短期面临贬值压力

近期,人民币中间价连续下调。对此,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副总经理王青分析,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上周美元指数在参议院税改持续推进、美国宏观经济数据向好推动下整体上行;二是近期国内债市反弹,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行,中美利差收窄,也成为推动人民币汇价回调的直接因素。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外汇研究员王有鑫表示,人民币汇率在短期更容易受市场预期和突发事件冲击,因此,在特朗普税改取得突破性进展和正式公布前后,市场会对税改效果寄予较高期望,投机性的跨境资本和热钱会先于长期产业资本行动,会对人民币汇率带来短期压力。

王青则认为,美国税改导致一批在华投资的美国企业回流,甚至吸引部分中资企业赴美投资。这可能对我国国际资本流动产生一定负面影响。另外,美国税改方案将有助于缓解当前美国的低通胀态势,促使美联储在持续“缩表”的同时,进一步加快货币政策正常化步伐,2018年加息次数将达到3次,甚至不排除加息4次的可能。由此,美国将出现“宽财政、紧货币”政策组合,从而为美元指数上升注入动力,短期内人民币汇价或将面临一定下行压力。

人民币稳定性增强,单边贬值难现

分析人士认为,美元因税改走强,但也应看到,人民币汇率自身稳定性也在增强。

首先,经济稳是构成汇率稳的根本条件。汇率波动最终还是基本面相对变化的反映。今年以来,中国经济稳步复苏,当前融资需求不弱预示经济增长韧性仍足,中美经济运行在方向上趋同,而去年面临的是中国经济走弱、美国率先复苏的环境。

其次,利差高构筑安全边际。今年以来海外债市收益率变化不大,目前10年期美债收益率在2.4%左右,与2016年末水平相当。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从3.01%涨至3.9%左右,中美利差处在历史高位,为人民币汇率抵御外部扰动提供了较宽的“护城河”。

再次,预期分化降低单边波动风险。今年以来,随着内外经济形势变化,资本流动趋于平衡,人民币汇率对美元逆预期升值,打破了此前的单边贬值预期。汇率预期分化,降低了人民币单边贬值或升值的风险,为汇率大致持稳,展开双向波动创造条件。

最后,“逆周期因子”提供政策保障。今年二季度,人民币中间价报价模型引入“逆周期因子”,有助于平抑人民币汇率的非理性波动,降低汇率单边超调的风险。

总之,今时不同往日,“税改”难改外汇市场大趋势。在同复苏、共增长的形势下,美元难现大涨,人民币亦难大跌。过去四季度人民币单边大幅贬值的一幕难重现,未来人民币对美元料有贬有升,总体持稳。


人民币短期贬值压力犹存 预计明年6.5-6.9区间内波动

人民币汇率七连跌 短期贬值压力犹存

专家预计,明年人民币汇率将在6.5-6.9区间内波动

媒体记者获悉,12月5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6113,较上一个交易日下跌8个基点,为连续七个交易日下跌,创2016年11月21日以来最长的连贬周期。

对此,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副总经理王青昨日对媒体记者表示,上周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连续小幅下调,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上周美元指数在参议院税改持续推进、美国宏观经济数据向好推动下整体上行;二是近期国内债市反弹,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行,中美利差收窄,也成为推动人民币汇价回调的直接因素。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外汇研究员王有鑫昨日对媒体记者表示,人民币汇率在短期更容易受市场预期和突发事件冲击,因此,在特朗普税改取得突破性进展和正式公布前后,市场会对税改效果寄予较高期望,投机性的跨境资本和热钱会先于长期产业资本行动,会对人民币汇率带来短期压力。

对于人民币汇率年内的走势,王有鑫表示,年内人民币汇率或窄幅波动,不会有很大变动,但部分时点可能会存在一定压力。从有利的方面来看,8月份以来我国跨境资本流动在持续改善,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由逆转顺,银行代客结售汇和涉外收付款也全部转为顺差,结汇率也超过了售汇率,外汇市场供求状况将支撑人民币汇率。从不利的方面来看,今年年底美联储将再次加息,会对人民币汇率带来短期压力。不过考虑到12月9日前美国政府面临债务上限上调问题,在减税背景下估计不会一帆风顺,可能会对美元形成一定压制。因此,考虑上述两方面影响,人民币汇率年内走势将整体稳定,部分时点可能会有所波动。

王青则认为,美国税改导致一批在华投资的美国企业回流,甚至吸引部分中资企业赴美投资。这可能对我国国际资本流动产生一定负面影响。另外,美国税改方案将有助于缓解当前美国的低通胀态势,促使美联储在持续“缩表”的同时,进一步加快货币政策正常化步伐,2018年加息次数将达到3次,甚至不排除加息4次的可能。由此,美国将出现“宽财政、紧货币”政策组合,从而为美元指数上升注入动力,短期内人民币汇价或将面临一定下行压力。

申万宏源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昨日对媒体记者表示,在税改的影响下,汇率和资本外流将会面临一定的影响,但压力总体可控。第一,中国经济基本面正在改善;第二,企业债务重整已基本完成;第三,政策组合拳已经有效打破人民币单边贬值预期。

李慧勇表示,未来人民币汇率将进入区间波动的常态,预计明年人民币汇率将在6.5-6.9区间内波动。(.证.券.日.报 .傅.苏.颖)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