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2》揭开了富人和穷人最根本的区别!

2017年05月24日 09:50   编辑:钱多多   来源:中财网

当下社会,鄙视似乎已经成为生活常态。买房的鄙视没买房的,富人鄙视中产,中产鄙视穷人,穷人在自嘲中终结这一轮鄙视链。

没错,正因为有鄙视链的存在,让生活在其中的人,各有各的位置,有的人天生就该有优越感,有的人天生就是一幅穷人像。最近有一部剧大火,火的原因正是因为他揭开了很多人最难忍的痛点。

你们应该猜中了吧,小编要说的就是《欢乐颂2》这部剧。

首先来看代表富人阶层的两个人物:曲筱绡、安迪

虽然同处富人阶层,但阶层内部还是要分割三六九等的,安迪和曲筱绡显然不在一个层次。如果说安迪是代表了高知类的华尔街精英,那么曲筱绡最多就是个没文化的暴发户二代。缺知识是曲筱绡最大的不安全感,所以她对有文化的安迪向来只有膜拜的份儿。

不过也不是所有有文化的人她都膜拜,像关雎尔这种低她一个阶层的姑娘在她眼里就只能用来供她玩手段、耍心机。

再来看安迪,看起来安迪是个人畜无害的高知富人,22楼姑娘谁有困难她无条件帮助,但别忘了她帮助这几个姑娘是站在上帝的视角。潜台词就是:我虽然不理解你们的困难,但是作为强者我还是来帮帮你们吧。帮助背后小编嗅到了高贵气息的施舍。

中产阶层:关雎尔

看起来关雎尔并没有明显的阶层标志,但她真的很中产。父母都是当地有身份的公务员,给介绍的对象不是海龟就是职场精英,做父母的最在意门当户对,从这一点看出来关雎尔的身份属于产二代无疑。

所以在剧里面你可以发现,她没什么钱的忧愁。在工作方面她又很拼,这可能跟中产注重教育儿女的独立自强精神有关。但矛盾的是,父母又希望她找个好人家有个依靠。

这个矛盾体可能就是当下中产最真实的写照——既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够强大独立起来,买学区房、上贵族学校。等儿女长大了又希望能找个门当户对的家庭,不至于拖了原生家庭的后腿。一切的一切不过就是为了让儿女继承自己的中产身份,甚至有机会的话,超越父母晋升到富人阶层。

穷人阶层:邱莹莹、樊胜美

邱的家庭剧中多次有说明,爸爸靠着修摩托车的手艺,从农民进到城里,尽管勉强有个房,但再无余力和资源提供给邱,当邱感情、事业受挫想逃回家啃老时父亲及时拉住了女儿。

因为邱的父亲很清楚,一旦女儿回家,就等于砍断了他对女儿在大城市里打拼的所有想象,女儿唯一的出路就只剩下继承他的那点家业,农二代的帽子算是彻底揭不掉了。

所以,邱的父亲才会迫不及待从老家赶到上海,想尽一切办法挽留灰心的女儿。因为回去等于认命,但这个命,老父亲不想认。

再来看剧中最苦命的樊胜美。大概是为了安慰既没颜值也没家庭背景的普通人,剧中最美的人却有最不堪的家。所以在看剧时我们除了看颜,还多了一份同情。

但实话实说,像樊胜美这样的家庭出身,任凭樊胜美如何努力,即便日后年薪达到了50万,还是挽救不了坠入深渊的家。

这根本就不是钱的事,而是穷人心态在撕毁这个家。哥哥嫂子因为穷又想迅速暴富,就去火车站拉人嫖娼,因为提成多来钱快,但实际上这两人有手有脚完全可以安安分分地去找一份服务员或者搬砖的工作。

而樊的母亲更加不可理喻,把一家老小对女儿的剥削当做理所当然,而不是教育儿子自立自强。

家里唯一挣钱的樊胜美呢?是不是能跳出这个家庭可怕的穷人心态?并没有,她自知有一个这样的家,她依靠不上,但她有美貌,她可以依靠男人来改变这个家。

当家庭遇到困难,第一时间不是自己想办法解决,而是打电话逼迫男友来出主意解决。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远大过我们的想象。

所以樊胜美一家子陷入绝境的根源并不是没钱,而是穷人心态。什么时候一家人能够想明白这个问题,或许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救赎。

总的来说,这部剧看起来五个姑娘相亲相爱,亲如家人,但在嘉丰瑞德小编看来,背后是让人发冷的阶层鸿沟。他们虽然生活地很近,心却离得很远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