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科技 娱乐 健康 时尚 休闲 情感 婚嫁 游戏 亲子 奇乐 历史 集萃 汽车 财经 房产 旅游 专题 图闻
首页 宏观 国际 正文

日本也减税 全球争相减税中国怎么办?

2017年12月07日 17:23:51  来源:e都市  编辑:维也纳
举报

特朗普税改刚刚获得通过,但对于全球经济影响才刚刚开始。此前《人民日报》曾批评美国税改缺乏大国担当,是要挑起全球税务战。这一断论可能将要成为现实。日本已经坐不住了,也准备跟风减税。

据《日本经济新闻》12月5日报道,日本政府讨论将积极加薪和投资的企业所得税税率降至25%左右,但参考美国等国的减税动作,日本有可能进一步扩大幅度。

加息和减税,是特朗普的利器。同时也是未来几年全球各大国要出的两张王牌,因为加息和减税才是治疗滞胀的好良方。

外部压力不断涌现,中国明年可能也要考虑正式加息了。

日本跟风美国,拟下调法人税至20%

据日经中文网12月5日报道,为了提高日本的竞争力,促进企业活用留存资金,日本政府正在讨论给予积极向企业注资和为员工加薪的企业特别的税率优惠,即企业法人税下调至25%左右。而部分高科技以及创新行业,例如物联网“IoT”,人工智能等行业的企业税率将降至20%。

上述方针将作为集中投资期的2018年度~2020年度的限时举措,而该方案预计将在12月8日由内阁批准,但具体的税率将由执政党的税制调查会讨论决定。

日本政府将分两个阶段下调法人税来促进企业面向人才和创新性技术的投资。

在第一个阶段,以就职后学习必要技能的“继续教育(recurrent education)”为首,将“大力减轻积极进行人才投资的企业负担”。企业满足条件的话,就将从法人税额中扣除一定税额,将法人税负担减轻至25%左右。

在第二个阶段,对于向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投资、致力于创新技术和提高生产效率的企业,将进一步提高减税幅度。减税的条件将划分为加薪、设备投资和创新技术投资这2个方面。满足这些条件的话,企业实际的法人税负担将减轻至20%左右。草案明确提出,积极加薪和进行设备投资的企业的纳税负担将“减轻至在国际上具有竞争力的水平”。

报道还称,日本政府鼓励企业给员工加薪。在现行的加薪促进税制下,企业工资总额比基准年度(2012年度)增加一定比例且较上年度相比加薪2%的话,则可少缴纳一定额度的法人税。政府正在讨论中的新机制将加薪的目标提高至3%。虽然条件愈发严格,但是预计将有数万家企业适用新机制。

2017年,日本的企业法人税为29.97%,日本政府原计划到2018年将一数字降为29.74%,但最近,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相继出台税改措施,令日本也加快了税改的脚步。日本政府称,今后“将根据海外减税动作,进一步扩大减税幅度。”

税务战:全球争相大规模减税

特朗普去年11月份赢得大选后,12月份,日本首富孙正义就宣布将在美国投资500亿,为美国增加5万个就业机会。大家都知道,中国玻璃大王曹德旺也去了,当时还引起轩然大波。因为企业家都认为生意人特朗普当选后,肯定会兑现他要减税的选举承诺。

但对这些富商巨贾的出走,中国,日本都没有引起太多重视,毕竟特朗普税改还需要两院投票,成不成还不知道呢。现在尘埃落定,全世界都要引起重视了。

事实上,近年来,全球的企业税率都呈明显的下降趋势。在特朗普大规模税改方案落地前,今年不少国家就已经开始酝酿要减税。

1月,德国宣布对税制进行彻底改革,通过减税政策每年为企业和经济发展减负150亿欧元。

4月,英国企业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都在降低。此外,英国还计划把企业税率从现行的20%降至15%以下。

7月,印度亦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统一的商品和服务税,是该国自1947年独立以来最重磅的税制改革。

税改前,曹德旺称,美国对企业征收的所得税是35%,加地方税、保险费其他5个百分点共40%,而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负比美国高35%(主要是杂七杂八的税费太多,还有各种灰色索要)。降税之后,美国的企业税收降到了25%,那中国制造业的税负就要比美国高50%了。

今年9月13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布的年度税收政策回顾报告称,持续削减企业税使得OECD 35国的平均企业税率从2000年32.2%下降到2016年24.7%。其中,日本是过去10年里企业税削减幅度最大的国家,自安倍晋三上台以来,日本政府一直在降低有效的企业税率,以提高日本对企业的吸引力,日本整体有效的企业税率从在约10年的时间里从37%下降到29.97%。

各国纷纷降低企业税意味着企业经营压力大幅下降,同时也有利于东道国吸引更多的外来资金和技术,弥补资金缺口,增强技术创新能力,进而扩大税基。但据《华尔街日报》报道,OECD对成员国竞相削减企业税的做法表示担忧。OECD认为,近期一些国家削减企业税,是对国际社会堵住跨国公司逃税漏洞的响应。该组织在9月曾警告称,各国政府竞相削减企业税不能做过头。

企业家呼吁轻徭薄赋

中国虽然名义上也在减税,营改增,但大部分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反映,税负并没有降低,反而增加了,因为找不到抵扣的发票。

中国财政的实际情况,是直接税和间接税比重在40:60,而美国是75:25。

在中国做实体企业,利润率低,制造业利润能到10%就算不错了,人工成本一涨,工业租金涨,导致很多企业生存不下去。新项目各种审批环节,都需要打点,而且很麻烦,如此高的投资成本,盈利又没把握,谁还敢贸然投资,所以很多人宁愿炒房,也不愿意投资实体经济,这就成了一个死循环。

我们一天到晚说降低税费改革,但有的企业审核财务时发现,营改增后,税费跟改之前相比没有任何下降,而且有的费还增加了,特别是环保经费增加太多,政府要搞环保,不去想如何像新加坡一样把污水处理后作为自来水用,只知道用惩罚性手段来收税费。

宗庆后公开演讲时说,“如果政府没有钱,出台政策就向企业收税,如果企业被榨干死掉了,还能向谁收呢?营改增说降低税收,我看一点都没有,说税下滑了5000亿,我看是收税收不下来,把没有收上来的税收当做降税的指标了。”

在古代,轻徭薄赋,往往会造就一个盛世,赋税太重的时候,人民往往选择逃跑,每朝每代末年几乎都会出现,于是反而征不到税。

其他国家都减税了,中国如果无动于衷,恐怕不只是民怨沸腾的问题了,是资本会直接作出选择,我们可以严格限死不让中国的企业随便出国投资,但阻挡不了外国的企业撤走吧。


中国今年的外商直接投资数

中国怎么办?

对中国而言,全球性减税浪潮当然有压力,“但没必要照样学样”,冯俏彬说,中国还是要根据自身需要和实际情况,切实推进税制改革进程。

她提醒说,美国此次大规模减税也不是“减”字统领一切,为了减而减,而是平衡了联邦财政支出、债务和收入三角关系之后的结果。

特别是考虑到中国财政的实际情况,即直接税和间接税比重一般在40:60,而美国是75:25;中国税收占全部政府收入的比重约为50%,而美国这一数字通常在90%以上,中国对美国等国的做法“如法炮制”显然行不通。

万喆也认为,中国不必对美国税改亦步亦趋,而应继续深化适合自己的改革,在新时代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适合中国的现代化经济体系。

如何深化?冯俏彬表示,中国下一步减税重点应放在“加快”上。

其一,加快推进税制从间接税为主向直接税为主转型。眼下,中国直接税改革进度还相对落后,需要加快节奏。

冯俏彬表示,税收法定是一国营商环境的关键所在。现在中国整体税收法定性不强,18种税中仅有三部税法,且执行过程中不断打补丁,是企业无法形成稳定预期的主要原因。在此情况下,中国需要切实采取行动,以“简明、中性、方便征管”为原则,全面修订税法,争取在2020年前全面实现税收法定。

其二,加快整顿税外收费。在冯俏彬看来,应渐进式推进行政“零收费”,分门别类整并政府性基金,以切实减轻社会负担。

值得注意的是,减税其实一直都是近年来中国经济工作的重头戏。仅营改增一项,减税规模就超过万亿元人民币。但企业和民众的“获得感”似乎还不够。

在冯俏彬看来,这是因为各税种之间存在联动关系,而减税动作没有完全协同,形成合力。今后官方应加紧推动配套改革,抓关键性、最核心的制度安排。


延伸阅读

加息:特朗普另一大“法宝”

加息和减税,是特朗普的利器。同时也是未来几年全球各大国要出的两张王牌,因为加息和减税才是治疗滞胀的好良方。

加息不只是防通胀,引导预期,还可以吸引外资进入,美国从2015年就开始翘首以盼加息,其实并不是通胀真的要来了,而是美国要向市场传递一个信号,即美债回报率提高了,美国市场经济复苏了,全世界的资本,你们快快到美国来投资。

如果别国加了,我们不加,钱又得流走了。这一轮宽松货币政策结束以来,美国,英国,加拿大,韩国为了抢资本,都已经加息了,我们面临的加息压力会越来越大。

昨天,中国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提到,危机以来,发达经济体货币当局采取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最近美联储又开始缩表,不论是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还是缩表,其目标不仅仅是为了提供或收回流动性,背后还是为了调控长期利率。

如果央行长期保持低利率水平,就容易鼓励银行的冒险行为,很可能与央行的货币政策之间形成博弈,即市场会预期央行在金融市场受到压力时会降低利率,反而会鼓励一些高杠杆的银行过度承担风险,导致风险或危机发生概率提高。

这个在2013年6月份的钱荒时就已经演绎过了,当时央行是想去杠杆紧货币,但一紧,银行的流动性危机就出现了,结果央行又只好出来撒钱,给银行提供资金度过钱荒,所以银行又肆无忌惮的放贷款,货币乘数能用多大就尽量最大。

于是,央行每每想去杠杆也是畏手畏脚,又怕发生钱荒,所以货币只能时紧时松。

孙国峰说,货币政策应当抑制银行冒险,特别是不能给予市场利率长期处于低位的预期,防止市场通过过度的冒险行为倒逼央行维持低利率。

从这个信号看,樱桃【微信公众号樱桃大房子(ytdfz8)】认为中国明年可能也要考虑加息了,这样的加息不是要控制物价,也不是要增加企业的融资成本,因为市场利率早已经超过基准利率了。更多是央行明面上的态度和新号,要开始扭转市场预期,即货币政策不会再宽松了,利率只会升不会跌了,银行不要盲目放贷款,市场不要盲目投机。毕竟加息是抑制资产泡沫最有效的手段,主要是房地产泡沫。

实际上,今年央行通过降低货币供应量(M2)的增长速度,已经在给市场发信号了,而且在7月份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定调了未来5年的货币政策,就是稳健,过去是宽松,转为稳健就意味着收紧,而且银行的房贷明显也收紧了,利率上浮10%、20%不等,放款周期延长,但是很多城市的老百姓视而不见,没人真正在意,房产投机还是如火如荼。

企业家的智商和市场敏感度,当然更高一筹,他们看到了国家的货币政策要转向了,于是像潘石屹这样过去喜欢自持物业的,也在大量抛售资产,因为重资产玩不下去了,高负债、高增长的模式,只有宽松的货币政策才行,一旦转向就可能出资金链问题。

今天,央行续作的1880亿MLF操作,与6月以来保持的一致风格发生了变化。在本月首笔MLF到期之际,央行并未像以往一次性超额续作全月到期量,而是仅全额续作了当日到期量,也是想引导市场,即使年底了货币也不会放松的预期。

明年可能会是全球流动性的分水岭,当各国央行货币政策从宽松回归正常化后,资产价格的下跌,有可能会超出大家意料之外。

今年10月末,中国的M2总量已经到了165万亿,2007年末时只有40万亿,十年来翻了4倍多,房价远不止四倍吧,现在中国最大的金融问题不是钞票印少了,而是钱没有用到刀刃上,没有流入实体经济,流到了房地产,以及金融行业内部。

实体经济长期资金短缺,这个问题是无法通过央行放水得以解决的,我想当局应该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再放水只会让资产泡沫,准确的说只会让房价涨,只会让钱在金融体系里空转,对实体经济毫无用处。

一个数据足以说明脱实向虚的问题,从2005年开始,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在GDP中的占比不断上升,超过美国,英国,日本,2016年上半年最高达到9.2%,今年有所降低,不过也还有八点多。只占就业人数0.7%的金融业,其人均收益要比其他行业高约12倍。

黄奇帆曾说过:大银行把钱借给小银行,小银行把钱借给租赁公司,租赁公司把钱给了小贷公司,小贷公司把钱贷给各种金融业,自我循环过程中每一个金融企业都要有利润,都要有用工成本,这些成本就是金融业的GDP,所以金融业GDP如果多了一倍,意味着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也提高了,转化为利润、税收和金融业的GDP。

当然,我们也在努力扭转这一乱象,希望脱虚向实,过去几年光是嘴上说说,如今到了要动真格的时候了。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