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科技 娱乐 健康 时尚 休闲 情感 婚嫁 游戏 亲子 奇乐 历史 集萃 汽车 财经 房产 旅游 专题 图闻
首页 宏观 政经 正文

缺乏监管:共享单车挪用押金已成公开的秘密

2017年12月04日 14:06:47  来源:e都市  编辑:维也纳
举报

小蓝、酷骑、小鸣接连停止运营引起广泛关注,随之而来的是对于押金难退的质疑。最近行业巨头摩拜和ofo也被曝出因为资金告急挪用60亿元押金。对此,摩拜和ofo方面均予以否认。但这起风波让共享单车的押金安全问题,再度引发各方聚焦。

有共享单车业内人士给澎湃新闻记者的说法则是,“挪用押金已经是行业公开的秘密。”

虽然摩拜和ofo事后均否认上述传言,称严格保障押金安全,并且随时可退,但有心者发现,这两家公司在回应中并未直接回应是否存在挪用用户押金的行为。

押金问题一直是共享单车领域较为敏感的话题,不仅仅关系到单车企业的发展,同时也关系到众多用户的经济利益。摩拜单车早在今年2月宣布与招商银行达成战略合作,采用押金监管模式,设立押金专户,保证所收押金专款专用,确保押金安全。并且,双方在押金监管、支付结算、金融服务和市场营销等方面展开全方位合作。

早在今年2月,央视就曾报道称,共享单车押金数十亿款项缺监管的问题。

有业内人士表示,共享单车企业挪用押金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摩拜:记者实测押金秒退

11月30日,有网络媒体报道称,根据内部人士爆料,因市场扩张成本高企,摩拜和ofo小黄车两家单车企业资金告紧,已经开始挪用用户押金填补缺口,挪用总金额高达60亿元,自行车厂以及公关公司等供应商的付款也均已暂停。

有用户在看到此消息后,随即申请了押金退还,押金几乎是秒到账。人民网记者也进行了摩拜单车退押金的测试,打开摩拜共享单车的APP,发起了退款申请。同样,299元的押金立刻就退回了记者的支付宝账号里。

不过,也有网友称,他们的退款申请提交数日仍未获退款。

有报道指出,摩拜和ofo的表态中,均未直接回应,是否存在“挪用”用户押金的行为。

这已不是摩拜和ofo第一次被追问共享单车押金的去向问题。

对于传闻,摩拜方面回应表示,该报道与事实严重不符,表示一直严格保障客户的押金安全,而且退押金通道畅通,用户可以随时退押金。摩拜单车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对于这一说法,摩拜方面称,该报道与事实严重不符,摩拜单车对此表示强烈谴责。对于网络上出现的恶意诋毁和造谣,摩拜单车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ofo方面发给澎湃新闻的回应称,目前公司各项业务有序运转。目前,用户通过官方APP、客服电话等渠道均可顺利退还押金。

目前,摩拜的押金为299元/人,ofo为199元/人。按此前双方披露的数据,这两家的用户量均已超过1亿。

当时,摩拜单车方面回应称,“据了解,目前我国法律法规尚未针对共享单车押金作出具体规定。我们会严格依照法律法规开展业务,并以高于行业水平的最高标准,严格监管、100%确保用户押金的安全。”

不过,当时澎湃新闻记者进一步询问押金所产生的利息作何用途时,该公司并未回应。

今年3月,摩拜CEO王晓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又被追问押金去向时,他的回应同样模糊,仅称“严格地符合相应的规定,专款专用。如果您再有问题,不能问我了”。

今年2月和4月,摩拜和招商银行,ofo和中信银行,相继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合作范围均涉及押金监管。

不过,对于双方在押金监管方面达成了哪些具体协议,截至发稿,摩拜和招商银行,ofo和中信银行方面均未对澎湃新闻记者置评。

小鸣单车:押金难退,拖欠员工工资

除了账款和工资,小鸣单车的押金问题也在微博和贴吧上不断发酵。押金难退,小鸣单车不断遭到用户投诉。在小鸣单车的前台,贾真就看到了七八个广州工商的工作人员因为小鸣押金不退的事情来这里询问情况。

11月15日,为了讨要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小鸣单车运营主体公司)欠下的80余万元账款,ZT公司的工作人员贾真不远千里来到了广州。和此前屡次要账的结果一致,小鸣单车就是无法付款。

长期跟贾真对接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别说你的欠款了,我的工资还没地方要去呢。

除了账款和工资,小鸣单车的押金问题也在微博和贴吧上不断发酵。押金难退,小鸣单车不断遭到用户投诉。在小鸣单车的前台,贾真就看到了七八个广州工商的工作人员因为小鸣押金不退的事情来这里询问情况。

ZT是一家客服的供应商,为小鸣单车提供了一整套客服系统和客服人员。双方从今年1月22日起开始合作,今年6月,小鸣单车开始以财务人员外出、财务紧张等理由拖付欠款。如果贾真催得急了,小鸣每月会支付5万或者10万元的款项。10月31日,ZT正式停止了小鸣单车的客服外包工作,但截止到现在,贾真还有9月和10月两个月的款项没有讨回来。

贾真坚持要找上级领导解决欠款问题,小鸣单车的员工给他介绍的第一个领导徐女士表示,已经离开了公司;介绍的第二个领导杨先生告诉他,可以付款,但要等到明年3月份。

深知小鸣套路的贾真,没有被明年3月份的时间给劝住。“我肯定不会再等他,因为等他,他也不会付给你。”贾真说。

在被小鸣拖欠的供应商中,贾真的遭遇还不是最糟的。据广州电视台的《直播广州》爆料,有一位本地的劳务供应商在帮小鸣垫付了30万的人工费用后,结款也变得极其困难。两个月后他们等来了小鸣单车开出的一张支票,取款时却发现是空头支票;再去要钱的时候,小鸣就又开了几张要不写错、要不很模糊,就是根本兑不出钱的支票。

小鸣单车正在面临财务困境,与此同时的另外一个问题是,高管层开始出现真空,“找不到负责人”成为了维权的供应商、员工等一致面临的困难。多个部门的负责人表示自己已经离职,有消息称,广州总部已经撤场。供应商也向凤凰科技反应,在广州市小鸣单车的天河区办公室已经找不到人。

杭州总部则更惨。在CEO陈宇莹离职后,杭州公司大部分资产已经变卖,位于杭州西斗门路9号福地创业园的办公室,已到期清退。员工也裁掉了大部分。

小鸣单车乘着共享单车的东风问世。去年9年一开始就获得了联创永宣与富强资本的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其创始人金超慧曾任宅米(校园生活服务平台)联合创始人兼COO,彼时也是小鸣单车的CEO。

天使轮后不到半个月,小鸣单车宣布获得一亿元A轮融资,资方为运动单车品牌凯路仕,后者的董事长邓永豪加入小鸣单车,并任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一职。

和一般的创业公司不同的是,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小鸣单车的CEO就从创始人金超慧变成了职业经理人陈宇莹。陈宇莹曾担任途家网COO和星推网络CEO等职位,具有丰富的互联网从业经验,据说为了争取到陈宇莹的加入,邓永豪特地将小鸣单车的总部由广州总部改设为广州杭州双总部:供应链和财务等部门在广州,手机客户端开发等部门在杭州。

令人费解的是,在陈宇莹加入后,创始团队就此销声匿迹,直到新加坡的共享单车团队oBike出现,人们才发现,金超慧已经开始了他在该领域的又一次创业,成为了oBike的COO。

对于这次人事的变更,双方都未透漏原因。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凯路仕和小鸣单车的董事长,邓永豪一直被认为是小鸣单车的实际控制人。邓永豪自称6月份已经离开小鸣单车,8月份完成工商信息变更,但有员工告诉凤凰科技,直到十月份陈宇莹离职前,在重大问题的决策上,陈宇莹还是要不断请示邓永豪。现在小鸣单车的监事,也是邓永豪的助理徐蓓。

中消协:共享单车押金投诉达数千起

近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召开座谈会,研究共享单车领域消费者难退押金问题的解决办法。与会专家呼吁有关部门尽快制定对押金和预付金实行第三方监管、托管的法律制度。据中消协初步统计,各地消协组织已收到共享单车押金投诉事件数千起。

“我提交退押金申请过去两周了,但到现在199元还没退还到我的账户中。”消费者周先生最近被共享单车押金搞得很心烦。据了解,今年6月以来,悟空、町町、酷骑、小蓝、小鸣等多家共享单车企业陷入经营困境,押金能否顺利退成为共享单车行业的一个焦点问题。中消协法律与理论研究部主任陈剑透露,尽管各地都在集中精力帮消费者清退,但由于各种原因,预计最终仍有大量消费者会遭受财产损失。“预付费安全性问题必须在法律层面进行相应的规定,否则很难从根本上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陈剑说。

北京市消协投诉部主任陈凤翔指出,单车企业作为第一责任人理应依法退还消费者的押金和预收款,“暂时不能,也不能一走了之,要及时向消费者说明真相,制定可行的措施和时间表,偿还款项,定期通报。任何一个企业都无权动用消费者的押金和预收款。共享经济的残酷竞争不能由消费者来买单。”陈凤翔说,光靠消协是不能根治的,需要社会共治,建议政府协调行业主管部门,一方面督促单车企业承担主体责任,另一方面采取行政措施,借助司法手段,推动问题的尽快解决。

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邱宝昌也认为,共享单车企业收取押金、将这些资金沉淀下来以后再进行其他融资的做法是否合规,值得探讨,“相关部门应尽快对收取押金行为作出规范,限制企业盲目投资,消除市场投资失控的危险”。

对共享单车押金无法退回问题是否可以提起公益诉讼?原国家法官学院副院长曹三明认为不退押金的性质是“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完全符合公益诉讼的法律条例。特别是对每一个单车消费者而言,为几百块钱打官司,诉讼成本太高了。所以此类案件最好还是公益诉讼”。

业内人士:“挪用押金是公开的秘密”

今年8月,交通部、央行等十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强用户资金安全监管。

《指导意见》称,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企业应建立完善用户押金退还制度,加快实现“即租即押、即还即退”。

但这一政策尚未真正落地实施,共享单车企业的押金难退问题就在8月开始集中爆发,小鸣、酷骑、小蓝先后被曝出押金难退。

“挪用押金已经是行业公开的秘密。”有共享单车业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早在今年2月,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在接受采访时也承认,小蓝单车的押金一大部分是留存用于客户的退款需求,而其他一部分则用于生产车辆。

关于挪用押金的用途,前述共享单车业内人士指出,造车、公司开支都有可能,只要你运营得下去,留30%还是80%都是你说了算。

在业内人士看来,指望银行去监管企业账户,不太现实。

“银行抱着拉业务的目的,不可能主动严监管。”这名业内人士透露,有银行主动找到他们公司,承诺提供理财、上下游供应链融资服务、每张信用卡的推广报酬等,“所谓的监管协议,怎么监管,都是我们和银行在谈。太严格了,我不存这里就是了。”

所谓严格监管,更多仅出现在企业的宣传用语中。

此前小鸣单车爆发押金难退问题时,华夏银行方面就曾向澎湃新闻表示,该公司在华夏银行广州分行开立的结算账户为一般存款账户,所有的资料及手续均按照一般存款账户开立标准办理,“我行无须履行三方监管义务。”

上述业内人士直言, “现在没有强制的条例说押金不能动,交通部最新发布的也只是指导意见,并无强制性。实际上押金并没有被监管。”

小鸣单车前CEO陈宇莹此前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共享单车的押金主要是企业自己在监管,“我们和各地的行业协会都有签订管理办法,之前有提过分城市(监管)等各种意见,但都没有落地的文件,目前的指导意见并没有明确具体应该如何监管,所以我们也在等,每家(共享单车企业)应该都是一样的。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

加载更多评论